利发国际

                                                            来源:利发国际
                                                            发稿时间:2020-05-25 08:23:04

                                                            《纽约时报》发表评论称,由于反应迟缓而付出的巨大代价,反映出了3月时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的迅速传播。时间上的微小差别都可能阻止死亡病例数量最糟糕的指数级增长。福奇和特朗普(图源:路透社)

                                                            5月20日晚,薛春艳向红星新闻回应称,今年4月,上海竞集公司合理合法的破产了,“也许没有发生奔驰事件,我的公司不会破产。”薛春艳认为这只是一起商业纠纷案件,与商户之间的纠纷,但“在奔驰维权事件发生后,商户们忽然告了我们。”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于当地时间20日发布研究报告《干预时间对美国新冠肺炎疫情蔓延的不同影响》(Differential Effects of Intervention Timing on COVID-19 Spread in the United States)。

                                                            研究报告显示,如果美国在3月份时能够提前一周采取保持社交距离等限制措施,就可能减少3.6万人死亡。而如果当时能提前两周(3月1日)就宣布“封城”以及限制社交活动,那么可以减少84%的死亡病例。

                                                            一时间,几乎所有人都认识了西安“奔驰女车主”。后来,关于薛春艳的新闻越来越多,“奔驰女车主公司被判欠款590万”“奔驰女车主公司被限制高消费”“奔驰女车主被西安某技校索赔360万”等话题,接连引发热议。

                                                            2019年8月,薛春艳的上海竞集公司申请破产。同年8月5日,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受理了该公司的破产清算案。商户起诉后,法院认为该案为破产债权确认纠纷。

                                                            该院审理后认为,根据査明事实,竞集公司依据合同有义务适时地提供适格的商铺交付商户并且保障商户合同期限内的正常经营,然而竞集公司不但交付迟延,且交付的商铺所在场所存在严重的漏水、渗漏等问题,直接影响正常经营,后续竞集公司与业主的房屋租赁合同被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裁判解除,直接导致了合同实际无法履行。因此,竞集公司构成违约。

                                                            一位上海竞集的商户在接受采访时说,薛春艳父母不是上海竞集的员工,公司却在给她父母开工资,把公司财务与个人财务混淆在一起。该商户在对澎湃新闻的采访中表示,能理解公司经营不善出现破产,这是正常现象,但是该商户感觉对方“提前设局”,让自己有种被骗的感觉。

                                                            接着,文章分析了美国医保短板的原因,指出正是美国联邦政府对此次健康危机不专业的指挥所致。文章批评称,“简直不相信华盛顿方面为我们做出健康决定”,让成千上万的官僚负责美国医疗保健,并且这些人部分毫无医学背景,这本身就毫无道理。文章批评,“全民医疗保险”将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公开收购美国的医疗保健,使全美家庭的医疗决策掌握在政客手中,而不是医生和患者手中。

                                                            去年一段坐在奔驰引擎盖上哭诉维权的视频,把薛春艳推到了大众面前。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继续恶化,20日美国已有超过1528500人确诊新冠肺炎,其中至少91921人死亡。曾任特朗普内阁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长的汤姆·普莱斯医生(Dr. Tom Price)在福克斯新闻发表题为《新冠疫情突出了医疗保健系统的缺陷——这会使情况更糟》的文章,揭露美国医保体系的短板,抨击美国联邦政府对此次健康危机的反应。